書趣閣_筆趣閣 > 快穿:黑化男神,來吃糖! >第170章 廢材逆襲記:鬼畜國師,血囚愛!完推薦加更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170章 廢材逆襲記:鬼畜國師,血囚愛!完推薦加更

    璃火凈世陣,除卻夜梓衡外,無人比姜糖更熟知陣圖何種模樣。

    在時明玉的牽引下,姜糖見到那位所謂的‘親生父親’,并與對方詳談一番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我的女兒?”山頌聆歌見到姜糖時,眸中不免閃過驚艷:這孩子的容貌倒是勝過他任何一個女兒,包括族中的子嗣也都沒有這般優秀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父親。”山頌聆歌態度更加柔和,心里則是盤算著,與世交慕容家聯姻的事,要知道,慕容家的少主,最喜歡的就是容貌迭麗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敞開談吧。”姜糖神色冷淡:“我沒有我娘那么天真,你那么多年都沒來找她,如今卻是過來,必定有所目的——”

    見山頌聆歌張口要辯駁,姜糖不耐的說道:“誰都不是傻子,想要合作,還是拿出點誠意的好,別攀什么父女之情,你不少我這一個孩子,我也不少你那么個父親——別覺得我說話難聽,這是事實。”

    在對方變得正襟危坐時,姜糖開口借勢道:“且我身后站著國師,想要什么,哄好他不就可以了?所以想要收買我為你辦事,就拿出你的誠意出來。”

    空手套白狼,是萬萬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姜糖的言下之意,山頌聆歌自然是聽懂了,同時也對這個女兒另眼相看,沒想到她竟然是如此通透之人,倒是難得——但也從此間看,不是個容易掌握的人。

    山頌聆歌眼眸微瞇,面上的和善都消失不見,看向姜糖的目光也閃爍起來:這孩子說的不錯,她背后站著國師,確實要比世交慕容家勢大——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慕容家乃是煉丹世家,與其合作是可以長長久久的,這國師……想要從他手里獲得什么好處,卻是難上加難,再者,這孩子與國師的關系究竟如何,又是否穩固都是具有不定性的……與其要一個不定性,不如來個穩固的好。

    山頌聆歌唇角略微揚起,心里顯然已經有所打算,也就好好與姜糖談,并割舍出重大利益,且若是她被記名在山頌家族譜里,在競選少主時,他會全力支持。

    面上看來,對方的誠意是足得不能再足,姜糖也就做做樣子說知道,但需要考慮一下,然后約定下次見面的時間,就先離開。

    山頌聆歌目送姜糖離開,隨后瞬行到一處小院兒里,推開房門,看到帶著面紗的女子,大步過去,將人抱在懷里:“阿蓉,你的臉很難治好,不若,奪舍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姜糖捏著指尖的頭發,造幻訣浮現,山頌聆歌抱著一個女人說奪舍的畫面頓然顯現,聽到兩人的談話,姜糖冷笑一聲:這天下,不要臉的人可真多。

    “奪舍?”阿蓉泫然若泣:“山頌哥哥,你是不是嫌棄我了?”她撫著自己的臉黯然神傷的模樣,令山頌聆歌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說什么傻話?”山頌聆歌拿掉她臉上的面紗,看著那張被佛光腐蝕的臉,心下閃過一絲不自然,但很快就按壓下來,與她親近道:“那張臉,你若是看過,也必定會心動——”

    山頌聆歌想到姜糖的容貌,眸中泛著星點情緒,他自覺按壓得好,卻不知被女子瞧個正著,且纏著他問對方長什么模樣,他是不是要移情別戀了?

    對于阿蓉的質問,山頌聆歌哭笑不得:“你說的哪里話?那是我女兒,我怎么可能——”解釋一通后,用靈力浮現姜糖的模樣。

    阿蓉看過那張臉,自是如山頌聆歌所說的心動不已,但也有猶豫道:“她是你的女兒啊,我若是奪舍她,那以后豈不是不能和你在一起?”

    山頌聆歌挑挑眉:“就這么喜歡我?”

    阿蓉不好意思的扭開頭,身體卻像是水蛇一樣纏在他身上,欲語還休的模樣,令山頌聆歌忍耐不住,與其歡暢一夜。

    待山頌聆歌離開后,阿蓉原本毀容的臉,忽然變得完好起來,且那雙修長的腿也逐漸彎曲,變成蛇尾,整個身體都變了樣。

    “呵,男人。”她聲音嬌嬌軟軟,聽起來一點威脅都沒有,但從那妖嬈之意還有周身蔓延的黑氣,不難看出,魔靈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國師?”她咬牙切齒,臉上眸子里和心中滿滿的恨意,若非對方殺了她的主體,她又如何會這般虛弱,要靠俯身在人身上,吸食男人的精力?

    沒錯,她是蛇姬的分身,若非在蛇姬臨死前主動切斷對分身的控制,怕是她這份魂識也要跟著消散——

    “璃火凈世陣。”蛇姬呢喃著:“無論如何,都不能讓這陣法攻成,否則……我魔族那么多年大計……”

    蛇姬思索著,又想到山頌聆歌的話:“這么說來,奪舍倒是一條好路,反正那人和國師走的近,剛好可以趁機將其拿下!”

    蛇姬盤著蛇尾,身姿妖嬈的躺在榻上歇憩,片刻后與山頌聆歌傳音,自己同意奪舍的事情,但為了以防萬一,還是要好好布置,不能引起對方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蛇姬和山頌聆歌縱使聰明,暗戳戳的計劃做壞事,也萬萬不可能想到,在他們計劃之初,這件事就已經暴露在他們要算計的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算計我?”姜糖嗤笑一聲:“奪舍啊。”不得不說,山頌聆歌不愧是和時明玉還有時云是一家人,瞅瞅他們的黑心程度——嘖!這樣的人,簡直死有余辜!

    “既然送上門來了,那就打總解決吧。”姜糖挑挑眉,心中有所計劃,拿出傳訊鶴與時明玉聯系,并讓蘇媽媽做好準備,其后回到國師府做出安排。

    待一切妥當后,姜糖瞬行到驚鴻峰,這里是墨淵舟修行的場所,少有人來此打擾,所以很是安靜——

    “舟舟來吃飯。”九星囚籠祭出,姜糖走進其中,開始日常喂飯,見他不肯張嘴也不說話,姜糖掐住他的臉,目光一厲:“張嘴!”

    墨淵舟的目光猶如寒星,在她癲狂時,忽的就笑了,張開嘴任由她喂著,且保持安靜,始終未曾問過她什么時候將他放出去——

    愛這個字眼,對他來說太奢侈,小東西是他的,那明晃晃的占有欲,他從不曾否認過,但也未曾想到,她對他的占有欲,竟比他更甚——開心(* ̄︶ ̄)墨淵舟的身心乃至靈魂,都舒爽至極!
  http://www.mpdoe.tw/txt/98149/25002176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mpdoe.tw。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quge.com
彩金捕鱼游戏机 2012奥运足球直播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结果 网络棋牌频道直播源 21点游戏指定狗年新户豪礼 足球竞彩比分结果 二分彩 捕鸟达人:让炮弹飞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 分分彩开奖 青鹏棋牌官方网站下载 福彩中心100期开奖号 围棋技巧口诀图解 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快乐飞艇 腾讯棋牌天天象棋 6场半全场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