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趣閣_筆趣閣 > 快穿:黑化男神,來吃糖! >第175章 幸福暴擊:我有四個爸爸05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175章 幸福暴擊:我有四個爸爸05

    “齊銘,帶你閨女走!”路飛在廝打中與嚴之銘匯合,兩人撞肩背對背,警惕四周的敵人,路飛抿抿唇,說出這話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嚴之銘拒絕:“要走一起走。”對方為了他和女兒被如此對待,可以想見,路飛若不離開,其下場必死無疑!所以,他不能放任路飛留在這里。

    “好兄弟——”路飛心緒復雜:往常玩兒得好的,現在一個都不幫他,眼睜睜的看著他被這群孫子圍打……明明平時關系只能算一般的齊銘,卻沒有帶著孩子趁機逃跑,而是留下來與他同生共死……

    路飛深吸口氣:被人珍重對待的感覺真特么好!

    “你們倒是兄弟情深。”陳疤無不嘲諷的說道:“還愣著干什么,這兩個殘廢都解決不了,還能指望你們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陳疤——”路飛透著層層阻隔的人群望向火雞頭陳疤:“我草你大爺!今天不弄死你,你飛爺爺我就不姓路!”

    路飛打架是靠著狠,對自己狠對別人也狠,嚴之銘則是受過正規訓練,出手必中軟肋,先前被那些拿電棍的人壓著打,不是不能還手,但他還要保護處于昏迷中的女兒,所以只能當自己是個肉盾,把人給護好,以離開地下城為目的——

    “行啊齊銘!有兩下子!”路飛抹掉唇角血跡,興致盎然的看向身邊的人,倒是沒想到這小子是個藏頭露尾的,竟有如此身手!

    “聒噪。”嚴之銘此前已經受傷,現在腦子都是昏沉的,甚至看著圍著他們的人都是重影兒的……總的來說,狀態絕對算不上好。

    “嘖!”路飛不再說話,配合嚴之銘的動作,纏住那些人,然后由嚴之銘給予重擊,如此一來,兩人合作無間,倒是很快將這些人給解決掉。

    “廢物!”陳疤眼看著自己人越來越少,惱羞成怒的同時,心里也充滿懼怕,畢竟被路飛支配的恐懼,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消的……

    陳疤吞著口水,哆哆嗦嗦的將槍拿出來,指向路飛和嚴之銘,扣動扳機!

    “不要——”姜糖瞳孔微縮,她初來乍到,并不能很好的掌握這身體,所以嚴之銘讓她找準機會離開……可她全身都是軟的,站著都難,又如何離開?

    在看到兩人被槍指著的畫面時,姜糖不知何故,心忽然抽痛,想也不想的沖過去,擋在嚴之銘和路飛身前,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——

    電光火石間,有什么東西飛出,耳畔傳來槍響,但意外的,子彈并未飛來……一秒、兩秒、三秒,姜糖鼻尖密汗沁出,不安的睜開眼睛,詫異的發現,周圍的一切都變得靜止起來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況?”姜糖眼睫輕顫,看著周圍的人像是被摁暫停鍵一樣絲毫不動,蹭的轉身,看向嚴之銘和路飛,發現他們唇角的血,滴落下來懸在空中——

    “碰見外星人了?”姜糖腦海里忽然閃過那些年火得不要不要的韓劇:來自星星的都教授。

    【傻大個兒!快把小可愛撿回來鴨!飄在空中屁屁好涼】這熟悉的腔調和污妖妖的話,登時打破姜糖內心美好的盼望:擦!還我來自星星的都敏俊XI!

    【你個傻大個兒!把人家放出來倒是給人家穿件兒衣服鴨!害得人家現在當街裸奔,多不好意思】污妖書的話語,一如既往的讓人聽了嘴角狂抽!

    “唔!”姜糖狠狠的掐自己一把,感覺很疼,并不是在做夢:“所以,這一切是污妖書弄的?”可上個世界的東西,又怎么會出現在這里?

    姜糖轉頭看向那金光燦燦,還在嚷著屁屁涼得想唱熱熱的污妖書,泛起一個荒唐的念頭兒:難道這污妖書和姻緣簿一樣是神物?

    【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】污妖書忽然窮搖附體【你冷酷你無情你無理取鬧!嚶嚶!你個傻大個兒,弄得人家小心心都痛痛了】

    “閉嘴!”姜糖的思緒被全數打亂,忍著腿軟的感覺走過去,把污妖書拿到手里,只那瞬間,污妖書消失在她手里,周圍的一切畫面又開始動彈開來……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槍聲還在響,姜糖瞳孔微縮,下意識的喊道:“污妖書你給我出來!”

    【用到人家的時候就是小甜甜,用不到就是污妖妖,嚶嚶,人家怎么會看上你這個傻大個兒】污妖書還在賣蠢,但它出來的剎那,周圍的一切又停止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縱使經歷過一次,姜糖還是沒辦法做到心理平靜。

    【這有什么好奇怪的】污妖書不屑道【就是個低得不能再低的低級世界,小可愛不過是出來一下下就卡帶了,真沒意思】

    “卡帶?”姜糖眨眨眼睛,按照自己理解的意思說道:“是時間停止嗎?”

    可預想中的答案沒有得到,污妖書也變得安靜下來,任姜糖如何拍它,都沒有回應,而且這書上的金光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……

    姜糖心頭忽然有不好的預感,抿抿唇讓自己冷靜下來:罷了,如今不是細思的時候,還是先離開這里再說。

    姜糖來到嚴之銘和路飛面前,想要把他們搬走,但這兩個大男人也太重了,她使了吃奶的勁兒都搬不動……

    “唔。”姜糖的腿還在打顫,額間布滿密汗,搬不動嚴之銘和路飛,她也不再執著,而是跑到陳疤面前,伸手打偏子彈軌跡,又低頭找板磚要把人給砸暈——

    但看了一圈兒都沒看到板磚的影子,眼見污妖書上的金光越來越少,姜糖神思一動,將污妖書當板磚使,砸在陳疤腦門上,只聽得那頭骨咔擦一聲——令姜糖都不由跟著瑟縮脖子,做完這些,趕緊回到嚴之銘和路飛身前,保持先前動作。

    是的,一切歸于原狀。

    姜糖不是沒想過借機殺了陳疤,可當時殺人是爽了,那之后呢?又該如何解釋陳疤是怎么死的?而且這是現代,到處都有攝像頭,萬一被人發現異狀,將她抓起來送進實驗室怎么辦……

    當初劇情里的衛宸不就是這樣嗎?

    不過是展露武功的特異罷了,就被不法實驗室給抓起來做實驗……雖說后來她過去,沒再發生那樣的事,但如今想起來,還是心有余悸。
  http://www.mpdoe.tw/txt/98149/25029705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mpdoe.tw。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quge.com
彩金捕鱼游戏机 雷速体育直播间在哪 广西快乐10分钟 北京时时彩开奖官网 星露谷物语爷爷的评分赚钱 九乐棋牌手机客户端 快乐12 炒股入门 河北时时彩现场开奖 江苏快3一定牛遗i漏 体彩p3开机号近十期 中国风彩25选7 舟山飞鱼200期开奖号 球探比分即比分 陕西11选五胆拖玩法 江苏7位数中奖规则 河南11选5开奖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