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限免通知】

    “說正事——”

    江銘軒也在看直播,聽妹妹說的話,整個人也是眼淚汪汪,在廖云飛說那句不去演習可惜啦時,下意識瞪過去。

    廖云飛摸摸鼻子,裝作沒看到,然后將紙巾盒子遞給自家BOSS,看他擦完眼淚后,狗腿的接過紙巾,但伸出去的手被對方給繞開,直接丟進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廖云飛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是生氣了?這絕壁是森氣了!

    至于嘛!不就是開個玩笑?兩個大男人都接受不了?

    這么想著的廖云飛,享受兩人殺人目光片刻,感覺自己被臨時處死好幾次,心慌慌的表示再也不敢了。

    “賀家那邊已經鬧起來了。”

    按照原來的計劃,他們該在去年七月份就將金雅寧給救出來,但行動并不是很順利,年歲那么大的金詩怡竟然對外宣布懷孕了……

    賀家為此增加更多的防衛,就連他們買通的工作人員也都被攆了出來,可見對方是有多么的謹慎。

    今年不一樣——

    在姜燃的操作下,賀家近來被頻繁爆出為富不仁的新聞,軍部的人被革職雖在少數,但生意也被壓下三成,這就很有問題了。

    甚至還有家主之子賀凌吸堵的傳聞,更讓外界的人對其征伐不斷,包括政治上商業上不對付的人,皆趁此機會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在這種情況下,賀家急需要挽回在公眾面前的好感度,可他們家里的人都被黑變了,哪里還有洗白的程度?外界大眾又不是傻……

    也是在這個時候,有人給賀家老夫人寄了封信,里面是姜糖與賀家家主的親子鑒定報告。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?這怎么可能?”賀家家主自然也是知曉姜糖這個人的。

    畢竟在十七歲就獲得那么多金牌的人,于他們這樣的家族也是榮耀。

    還有今年,對方代表國家參加奧運會,又斬獲游泳項目那么多金牌……

    可說對方是他親生閨女,那就太扯了吧?

    那么多年過去,按照對方的年歲,那也是約莫十九年前的事,那時候的他有在外面嚇唬混嗎?

    賀家家主眨眨眼睛,忽然想起自己和妻子的妹妹春風一度的那晚……難道是那時候留下的?

    “不管她媽是誰,都只能記在正室名下,這是我們賀家挽回公眾好感度的唯一方法。”賀家老夫人一如既往的強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#華夏運動新星竟是世家千金#爆!

    #賀家丟失的孩子,如今榮耀歸來#熱!

    “感謝大家來參加此次的發布會,在這里我想對我的女兒說——”

    “并非爸爸媽媽拋棄的你,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在找你,可都沒有接過,直到最近在基因庫里匹配到相關信息,才確定你就是我們一直在找的女兒。”

    “回來吧姜姜,爸爸媽媽一直在等你,等你回家,我們一家人就可以團聚!”

    賀家家主在公眾面前甚少出現,每次出現也都會引起些許轟動,更何況,這次的發布會是為了宣布他們的女兒被找到。

    先不提賀家家主對姜糖的態度,單是披著金雅寧的皮囊下真正的金詩怡,卻是不敢置信,那個孩子竟然回來了?

    當年她對手下的人下的是死命令,卻未想到對方不忍心,所以將孩子送到了孤兒院里,對她說已經死了之后,就拿錢出國了。

    現在金詩怡就算想要找對方算賬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呵!”金詩怡冷笑一聲:“即便回來又能怎么樣?”

    不是就個剛成年的孩子,回來后還不是被她牢牢的抓在掌心中?

    想到丈夫坦白的錯誤,當年和她妹妹酒醉后發生過關系的事,金詩怡腦海中就想起一個絕妙的計劃!

    姜姜本來就不是她的女兒,只要將小閣樓里的那個人和她做基因比對,那身為私生女的身份就做牢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一切都在掌握之中。”

    姜糖來到賀家已經有幾天,享受到他們熱情的招待,甚至賀家舉辦宴會,將她介紹出去,為此也洗白了許多前段時間下滑的名聲。

    賀家老夫人高興有如此變化,所以對姜糖更加的好,在宴會當晚,姜糖見過大家后,去花園里吹風,然后被人引到小閣樓里。

    “媽?你怎么在這兒?”金雅寧和金詩怡長得一模一樣,姜糖故作認錯的喊著對方,然后更加接近,結果被對方給掐住脖子。

    “啊!你在做什么?救命!救命啊!”姜糖并未有多么的痛苦。

    實際上對方的力氣很小,對她根本造不成傷害,甚至在看到她聽到她喊媽媽時,還有些驚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快放開姜姜!你瘋了嗎?!”許佳宜在宴會上也待得無聊,那個賀凌不知道怎么回事,總來纏著她,煩都快煩死了。

    “姜姜你怎么樣?”許佳宜把人推開后,抱住姜糖看她有沒有被傷到,當觸及那脖頸上的傷痕時,整個人暴起想要打人,但被姜糖給握住手腕,搖頭示意配合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許佳宜聲音輕輕的應下,雖然不知道她為什么要讓她配合,但還是憑借默契的點頭。

    “快來人啊!”許佳宜跑出去喊人,姜糖則是看向又哭又笑的金雅寧,面上有些許的征松,莫名來到她身邊對她耳語幾句,并以媽媽收尾。

    在聽到媽媽兩個字時,無神的金雅寧,眼睛登時亮了許多,看向姜糖的目光里也充滿慈愛:“寶寶!媽媽的寶寶!”

    金雅寧整個人扒在姜糖身上不松手,許佳宜喊來的人見狀,趕忙上前將兩人給拉開,金雅寧自然不愿意跟女兒分開,于是發瘋大鬧,甚至傷到了人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精神有問題,一直放在家里算怎么回事?傷到人怎么辦?把人送到精神病院,請最好的醫生用最好的藥物來治療!”賀家老夫人發話。

    以前怎么樣不去計較,但現在賀家正在封口浪尖上,自然不能行差就錯分毫,所以這瘋了的女人必須送走!

    更何況,瘋了的小姨子一直住在姐夫家里算怎么回事兒?即便她姐姐如今是賀家家主的夫人,也不能如此妄為。

    賀家老夫人教訓金詩怡一通,讓她記好自己的本分,這人被送走后,不要再接回賀家,這是她的低線,其他的她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金詩怡面上自是惶恐想要求情,心里別提多高興——

    雖然把人送走就不能在心情不好的時候去折磨對方,但因著此時惡心一把姜姜也挺好的。


  http://www.mpdoe.tw/txt/98149/26030308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mpdoe.tw。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quge.com
彩金捕鱼游戏机 快乐12开奖走势图四川省四 双色球蓝球走势图表 网球比分直播 新疆11选5 唐人彩票网游戏 苏州开个小酒吧赚钱吗 黑龙江22选5振幅图 3d组六九码最大遗漏 甘肃十一选五新遗漏表 皇冠排球比分直播 球琛足球让球即时指数 魔兽世界字体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直播 重庆时时彩预测 黄金棋牌苹果手机下载 7月20日福彩中奖号码